专利寥寥,菲斯科价值几何?

导语

在专利资产方面,菲斯科与特斯拉完全不是一个等级。菲斯科在美国拥有18项专利,特斯拉在美国拥有专利152项。

  关于菲斯科收购案的进展,关于这家公司的历史及其创始人亨里克·菲斯科(简称亨里克)的设计天才,关于公司的第一项产品,即美得动人心魄的混合动力汽车卡玛的生产、销售、自燃、召回以及因飓风引起的水灾带来的损失等悲情细节,关于它与特斯拉之间的竞争,关于美国能源局(亦称能源部)热心的信贷支持以及无情的债权拍卖,关于公司董事局对有意收购其资产的万向集团的敌意,国内媒体已有大量报道,但是,有些问题仍然值得进一步分析。

  比如,菲斯科到底价值几何?

  就这个问题,笔者咨询过美国顶尖知识产权研究机构Envision IP的意见。这家机构在2013年最后一日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曾经引起包括《华尔街日报》、《福布斯》在内的许多国际媒体的广泛关注,因为它讲述了一个震惊汽车产业界的事实,即谷歌、三星、LG、索尼、黑莓、诺基亚、苹果等科技公司拥有大量汽车专利;自然而然的结论是,这些科技公司将深刻影响着汽车产业的未来。

  由于眼下正值收购战的敏感时期,Envision IP的创始人、上述报告的主要作者马奥林·沙(Maulin Shah)不愿意正面讨论菲斯科的收购价值,但他就这家公司的专利资产给出了专业意见。

  他在一封给笔者的电子邮件中说,菲斯科在美国拥有18项专利,包括3项实用专利以及15项设计专利;其中,最有价值的专利是3项实用专利,”它们与混合动力汽车的驱动系统直接相关”。在设计专利中,与车用太阳能电池板有关的2项专利也颇有价值,其他设计专利则涵盖了诸如后视镜、前格栅、智能钥匙、变速杆以及车轮等许多方面。

  除了已授权的专利,菲斯科在美国申请并公告的专利也有18项。在全球范围内,菲斯科申请并公告的专利则有108项;唯一专利族(unique patent families)有34项。

菲斯科与菲斯科卡玛混合动力汽车

  亨里克·菲斯科与菲斯科·卡玛

  为了让笔者准确理解菲斯科的专利价值,马奥林还特别提到特斯拉的专利情况。根据他的统计,特斯拉在美国拥有专利152项,已经申请并公告的专利有109项;在全球范围内拥有的专利,以及已经申请并公告的专利共有404项;唯一专利族则有142项。

  显而易见,在专利资产方面,菲斯科与特斯拉完全不是一个等级。《麻省理工学院科技评论》杂志高级编辑凯文·布里斯甚至在一篇题为《为什么我们不需要菲斯科?》的文章中批评这家公司”没有开发任何真正意义上的新技术”;他说,”缺乏创新是导致这家公司陷入麻烦的原因之一”。

  菲斯科在新技术上的乏善可陈,是公司主要创始人亨里克·菲斯科制定的产品发展战略的自然结果。

  2009年5月某日,在纽约雅各布贾维茨会展中心,亨里克颇为自豪地对《福布斯》资深汽车记者简·穆勒等人阐述过这项具有开放式精神的产品战略,即除了汽车设计及市场营销之外,包括汽车工程、零部件、电动力传动系统以及组装生产在内的其他方面几乎全部采用外包的形式。他陈述的理由是,采用这项战略,可以确保公司用两年半左右的时间、花上大概3.3亿美元造出卡玛;而如果采用传统的方式,一切都自己操办,则一般要用5年、投入10亿美元才能造出一款新车。

  然而,他真正的意图可能是为了截击特斯拉,他想赶在特斯拉Model S正式入市前推出公司的第一项产品,一项在定位上与Model S非常接近的混合动力跑车————卡玛。一个月前,亦即2009年4月,特斯拉的概念车Model S已经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一档晚间脱口秀节目中亮了相。

  亨里克似乎实现了他陈述的构想。2011年7月,卡玛正式投产。但这项产品在技术上的瑕疵,以及主要由技术瑕疵导致的销售惨淡,证明他的产品战略彻底失败。2012年7月,卡玛停产。

  截击特斯拉的计划————姑且认为它存在————自然也完全泡汤。2012年6月,即卡玛停产前一月,Model S在美国开始交货。这款突破了”里程”限制的纯电动跑车很快就赢得了全世界的新潮的富人们的青睐。随之而来的结果是,特斯拉的股价翻了近5倍,从2012年6月的30美元左右涨到现在的170美元;2013年9月,股价最高的时候,甚至达到194.5美元。

  亨里克是否了解或者在多大程度上了解特斯拉的研发进度还是个疑问,可以确定的是,后者的研发实力一定大大超出他的想象。在对汽车内在技术的追求上,这位极具设计天赋的汽车设计师远远不如特斯拉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由于缺乏可信的财务数据,菲斯科的研发费用与运营成本(主要由研发、销售及行政费用构成)的比例难以估算,而根据特斯拉公布的年报,在2010年至2012年,这个数据分别是52%、66%、64%。这是特斯拉的专利资产远超菲斯科的根本原因。

  不过,专利资产可能并非李泽楷代表的混合动力公司与倪频代表的万向集团美国公司争夺的主要目标。

  根据路透社记者迪帕·希撒拉曼提供的一组数据,从2007年公司成立至2013年11月破产,菲斯科共计”烧掉”投资人14亿美元;仅在销售环节,每售出一辆卡玛就要亏损3.5万美元。而据专门研究非上市公司的观察家、PrivCo公司总裁萨姆·哈马德提供的未经考证的数据,菲斯科在每辆卡玛上的投入竟然达到90万美元。

  这些数字固然说明了菲斯科的惨败程度,但不容否认的是,作为一个品牌,菲斯科几乎已经在气场上与特斯拉分庭抗礼。换句话说,14亿美元虽然没有赢得市场,却收获了江湖地位。只要修正了技术上的缺陷,他日东山再起并非没有可能。而且,列在菲斯科债权人名单上的名流,比如美国前副总统戈尔,现任副总统拜登的儿子投资家罗伯特·亨特·拜登,以及好莱坞昔日的花心浪子、现在的魅力大叔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都是在营销环节可以借力的对象。

  这些资产或许才是代表混合动力公司的李泽楷与代表万向集团美国公司的倪频之间真正争夺的对象。不过,对李泽楷来说,如何发挥亨里克所长,避免为其所惑,将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相关阅读

4月底亮相 菲斯科新款Karma预告图曝光

日前,菲斯科(Fisker)在其官网公布了一张新款Karma的预告图,据悉,这款车将于4月底正式亮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