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那些反对马斯克的人们,现在都在干嘛?

那些反对马斯克的人们,现在都在干嘛?

2019-05-19 07:56

来自 :电动星球News

作者 :毓肥

手机阅读更清爽

上周的特斯拉,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特斯拉重组了 Autopilot 的软件团队,重组之后 Autopilot 软件团队将直接向马斯克负责。至于之前的团队高级主管,有些会离职,有些会升职。

这里要说一下:特斯拉是一家高管流动程度相当高的车企,而 Autopilot 团队又是特斯拉高管流动程度最高的一个部门。

离职有很多种理由,而如果我们只看特斯拉官方发出的公告,基本上都是“私人原因”,或者直接没有说离职原因——但究竟是什么,能让一个个技术大牛离开这个可能最接近人类自动驾驶未来的团队呢?

除非他们不相信马斯克迫不及待想要实现的未来。

今天的文章,我们会从 2016 年以来三个 Autopilot 团队离职高管的故事,聊聊特吹的忠诚度。

■ 很多人离开,很少人自立

2015 年 9 月 29 日,马斯克在全世界的眼光中打开了 Model X 的鹰翼门。但马斯克恐怕不会想到,15 个月之后,他就要亲手将 Model X 项目的负责人送上被告席。

640.webp (1)

这个人叫 Sterling Anderson,在加盟特斯拉,领导 Model X 项目之前,是国际顶级咨询公司麦肯锡的项目经理(麦肯锡的体系中项目经理叫 Engagement Manager,地位相当高)——再之前,Anderson 是麻省理工机器人方向的博士。

在 Model X 完成研发阶段的工作之后,Anderson 在 2016年 领到了他在特斯拉的第二个任务:领导 Autopilot 软件团队。但 2016 年的特斯拉正处于风雨飘摇中。

2016 年 1 月和 5 月,中国和美国分别发生了一起 Model S 在 Autopilot 启动情况下的致死车祸——在这两起事故没有调查清楚的大背景下,马斯克依然决定,将特斯拉与 Mobileye 分手之后推出的 Autopilot 硬件 2.0 称为“全自动驾驶硬件”,而特斯拉 2017 年生产的所有车型都将是“具备全自动驾驶运算能力的汽车”。 

根据《华尔街日报》2017 年 8 月 24 号的报道,就连 Autopilot 团队内部,当时都不太赞同马斯克激进的决策——2016 年 10 月,Autopilot 团队的一场内部会议上,有员工问 Anderson“为什么要将 Autopilot 硬件 2.0 定义为全自动驾驶硬件”,Anderson 的回答是“这是马斯克的意思”。

640.webp (2)

"特斯拉不顾内部工程师反对,推进全自动驾驶汽车"

这场会议距离 Anderson 辞职仅有两个月。

离开特斯拉之后的 Anderson,联同 Waymo 前任 CFO Chris Urmson 和 Uber ATC 自动驾驶和感知负责人 Drew Bagnell 一起,创立自动驾驶公司 Aurora,Anderson 担任首席产品官。

640.webp (3)

特斯拉+Waymo+Uber 的自动驾驶负责人齐聚一堂,Aurora 在硅谷顺其自然地成为了受关注最高的初创公司之一。仅仅一年之后的 2018 年 3 月,Aurora 就拿到了 9000 万美元的 A 轮融资。

到了 2019 年,在完成红杉资本领投的 5.3 亿美元 B 轮融资之后, Aurora 估值已经超过了 25 亿美元——而这笔融资也是目前红杉资本,甚至是整个硅谷风险投资界对美国无人驾驶汽车行业最大的单笔投入

如果说故事戛然而止,那 Anderson 就会被认为是一个不太满意马斯克自动驾驶观念的技术大牛,然后特斯拉和 Aurora 没有交集,在自动驾驶赛道上继续各自的飞驰人生。

2017 年 1 月,特斯拉一纸诉状,将 Anderson 告上法庭,理由是 Anderson 在离开特斯拉之前窃取了特斯拉机密信息,并试图非法招揽特斯拉员工——事实上 Anderson 在创办 Aurora 的过程中,有不少 Autopilot 软件团队前员工也加入了 Aurora。

640.webp (4)

按照特斯拉的表述,Anderson 的违法行为包括:往私人硬盘中下载了大量特斯拉机密数据、向 Aurora 联合创始人 Urmson 透露 Autopilot 团队成员的信息、在离职前隐瞒了自己正在筹建特斯拉竞品公司的事实,等等。

Anderson 和 Aurora 公司一开始都予以坚决否认,表示“这种滥用法律制度的手段企图扼杀竞争对手和摧毁 Aurora 高层的个人声誉,Aurora 期待在法庭上驳斥这些虚假指控,并组建一个成功的自动驾驶业务”。

但最后,这场诉讼却以 Anderson 和 Aurora 的妥协收场:Anderson 允许特斯拉追回所有失窃的专有信息,Aurora 同意向特斯拉支付 10 万美元“赔偿”,并承诺在 2018 年 2 月前不会再雇佣任何来自特斯拉的员工。

640.webp (5)

《财富》杂志报道特斯拉控诉 Anderson

虽然手段不甚光明,但 Anderson 的确是在特斯拉离职的 Autopilot 高管里面,商业化最成功的一位——Aurora 不仅是硅谷估值最高的自动驾驶独角兽之一,还是大众现代自动驾驶技术的长期合作伙伴(和大众签订的技术合同覆盖到了大众旗下所有交通工具品牌中,包括杜卡迪)。

至于他是因为不同意马斯克的策略,还是因为希望另起山头才离开的特斯拉,大家不如看完下文再自行判断。

■ 我们终究不适合

接替 Anderson 职位的,是另一位技术大牛,甚至可以说是技术巨牛: Chris Lattner。

640.webp (6)

这个名字,程序猿朋友应该远比我更清楚。Chris 博士是 Swift 语言和 LLVM 编译器的创始人——Swift 是苹果 iOS 和 Mac 系统的程序编写语言,而 LLVM 则是获得美国计算机协会 (ACM) 2012 年软件系统奖项的一个 C++语言编译器——2016 年被美国《连线》杂志评为“创造未来的 25 位当世天才”。

Chris 本身也是苹果的老员工,从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计算机博士毕业之后,Chris 在苹果任职了接近 12 年,2011 年 9 月开始担任苹果开发工具部门的高级主管。

与特斯拉起诉 Anderson 的日期接近,Chris 也在 2017 年 1 月正式加盟特斯拉,可那个时候的特斯拉,正处于风雨飘摇期的浪尖之处。

在 2016 年 10 月份正式发布的 Autopilot 硬件 2.0,尽管基于英伟达 Drive PX2 计算平台打造,理论算力上相比 1.0 有了长足的进步,但由于软件团队相当于是从零开始适配全新的运算硬件,最终呈现给车主的效果并不尽如人意——而且选装价格是硬件 1.0 的四倍。

640.webp (7)

这里插播一段,事实上 Autopilot 硬件 2.0 的算力哪怕有了进步,也同样无法匹配马斯克的要求。

马斯克在 2017 年说过“Autopilot 硬件 2.0 能够满足全自动驾驶的运算需求”,但英伟达马上出来“辟谣”——特斯拉采购的英伟达 PX2 实际上不是算力最高的版本,起码需要拥有 PX2 高配版,即 PX2 Autochauffeur 这样的算力,才能支撑全自动驾驶的运算。

在一个已经泡汤的目标面前,即使是 Chris 这样的超级软件大牛,也会深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即使是硬件 3.0 发布之后的 3 个月,所谓的“加强版 Autopilot”,也只能运用 Model S/X 全车 8 个摄像头里面唯一的那个前置主摄像头。

2017 年 1 月,在 Chris 刚刚加入特斯拉,接受美国科技播客 ATP 采访的时候,他是这样说的:

“特斯拉的工作非常有挑战性,这是我最开心的地方。我个人非常喜欢车,但我又懒得自己老是去加油啊、开车,我更喜欢一种更可靠的方式,最好我自己啥也不用做,车子就可以把我送到目的地,也不需要担心维护什么的。我是特斯拉最早的一批客户,我觉得特斯拉驾驶起来很开心。不过我从来没想过会去一家汽车公司任职,因为我觉得我是个程序员,这跟汽车有啥关系?不过特斯拉让我去做自动驾驶系统,这个就很对我胃口了。因为这也是世界级的难题,我想尝试挑战一下。”

结果是 Chris 没有坚持到难题攻克的那一天,2017 年 7 月,Chris 仅仅在特斯拉工作了 6 个月就宣告辞职,加入 Google Brain,专攻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方向。

离职之后,Chris 发了一条推特解释离开特斯拉的原因:“我最终发现特斯拉并不是最适合我的地方,希望能听到特斯拉找到了更适合、更有经验的主管!”

有趣的是,为了招揽来 Chris,特斯拉疑似半推半拉地放走了此前负责特斯拉自动辅助驾驶视觉部门的副总裁 David Nistér——他现在去了英伟达,担任自动驾驶视觉技术的副总裁。

640.webp (8)

在特斯拉欢迎 Chris 的公告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哪怕身居副总裁的David,也已经被列入了“顺便感谢”的名单——事实上 David 离职之后,作为 Autopilot 软件团队的老大,Chris 的确分担了 David 的工作——不堪重负,也可能是 Chris 仅仅半年之后就选择离开的原因。

■ 我成就了你,但我还是要离开你

曾经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 Autopilot 团队,之所以能够上演近乎涅槃重生的戏码,硬件团队居功至伟。而 Autopilot 硬件团队在 2.0/2.5 乃至 3.0 前期的灵魂人物 Jim Keller,则是这一章节的绝对主角。

640.webp (9)

2015 年 11 月,硅谷流量担当马斯克再一次用自己的推特给特斯拉招聘人才:“我们正在寻找硬件工程师,有没有搞过汽车都没关系,投简历就完事了,我会亲自面试,Autopilot 团队是直接向我汇报的,这件事老重要了!”

也许是硅谷钢铁侠亲自下场的缘故,特斯拉招来了芯片领域的传奇大牛——比大牛和巨牛都要牛。而特斯拉官方的表述也相当兴奋:“Keller 将为特斯拉融合最尖端的硬件科技,打造世界上最安全、最强悍的Autopilot 系统”。

Jim Keller 是谁?简单点说吧,他就像是芯片界的马斯克。

1999-2005 年,Keller 主导研发的 AMD K7/K8 系列架构将英特尔统治着的 PC 处理器市场硬生生撕开了一个口子。第一款主频达到 1GHZ 的处理器,第一款支持 64 位运算的处理器,甚至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双核处理器,都出自 Jim Keller 之手。

马斯克的过人之处在于多点开花,而 Keller 也不例外。在担任 AMD 首席架构师之余,他还是博通的首席架构师,以及 PA-Semi 的工程副总裁。PA-Semi 是一家 2003 年成立的硬件公司,在 2008 年被苹果收购。

Keller 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一名苹果员工,造就了AMD神话的他,同样将苹果捧上了科技界的铁王座——2010 年 iPhone 4 上面搭载的苹果 A4 SOC,就是 Keller 和他团队的杰作。

640.webp (10)

在参与研发 iPhone 4S 上的 A5 芯片之后,Keller 重回 AMD,并且主导研发了 AMD 的翻身之作——ZEN 架构。ZEN 架构在 2015 年底成功试产,并于 2017 年 3 月正式上市,当年AMD 的处理器销量便暴涨 40%,Keller 依然是那个幕后大功臣。

放在汽车界,Keller 就像是同时担任 EA888、创驰蓝天、VQ 系列发动机总工程师一般的人物。

此外,与 Keller 一起加入 Autopilot 豪华工作午餐的大牛工程师,还包括但不限于 Doug Field,前苹果 Mac 部门硬件副总裁;Rich Heley,前苹果制造工程副总裁;以及主导研发苹果 A8 芯片的另一位芯片界大牛——Pete Bannon

与上文提及的几位大牛不一样,被业内戏称为“Chip God”的 Keller,并不是因为工作上的困难而离开特斯拉。

事实上,Keller 已经完美地实现了马斯克的梦想——让特斯拉生产出世界上算力最强的量产自动驾驶运算芯片。特斯拉 FSD 芯片的算力大概是 144TOPS,而英特尔目前能量产的Drive AGX Xavier,算力仅为30TOPS。

640.webp (11)

从这一章节对 Keller 职业生涯描述,相信大家也能看到,这位传奇大牛从来不在一家公司待太久——准确点描述,应该是从不为一家公司设计两代以上的芯片。

早在特斯拉 FSD 芯片正式发布之前的 2018 年 4 月,Keller 就已经离开了特斯拉,转投另一家芯片巨头英特尔,领导 SOC 和 FPGA 芯片的研究工作,这也是英特尔下一个时代的研究重点。

如今 Autopilot 硬件团队的主管,则是 Keller 在苹果的前同事 Bannon。作为苹果 A5-A9 SOC 的主要负责人,Bannon 实现马斯克“两年后的 FSD 芯片算力提升两倍”的可能性不小——如果两年后 7 纳米工艺能够顺利车规化。

至于Chip God 嘛,既然已经是上帝,自然要雨露均沾,即使是马斯克,也无法留住只为兴趣而生的天才。

■ 为什么要离开?

从技术角度去分析很简单——在 Autopilot 硬件 2.0 刚刚诞生的 2016 年底,软件优化不及时,硬件算力跟不上,团队成果无法匹配老板的要求,而老板又不想降低要求。

更简单的总结可能是:马斯克对于“全自动驾驶”的执念太深,详细一点说,应该是对“以纯视觉方案达成全自动驾驶”的执念太深。

640.webp (12)

一个细节是:从特斯拉离职的Autopilot 团队前负责人Sterling Anderson 创办的 Aurora,是一家坚定不移走激光雷达方案的自动驾驶技术公司。而前不久的 FSD 芯片发布会上,现任 Autopilot 负责人Andrej Karpathy 的说法是:“你开车靠的是用脑子处理你眼睛接收到的图像,而不是用你的眼睛发射激光。”

但技术层面无法解释特斯拉如此高的高管流失率。用数字说明一下就是,光是 2017 年 9 月-2018 年 9 月之间,特斯拉一共流失了 58 名主管级别或以上的高管。

单单上个月,特斯拉就失去了两名生产安全方面的高管:信息安全主管Karl Wagner、全球安全高级经理 Nick Gicinto 都在 4 月中旬更新了他们的领英简历——在特斯拉的工作时间定格在 2019 年 4 月。

当然,即使经历了如此多的风雨,特斯拉依然没有失控,相反,即使是磕磕绊绊,特斯拉依然保持着“世界上最酷的汽车企业”的名头,并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

高管们离开特斯拉的共同原因,也许永远都找不到,而离开了特斯拉的技术大牛们,也都在以自己坚持的方式,追着自己前方的梦——但有一点,他们极大概率上,都不会再为马斯克上周说过的“今年年底实现全自动美国州际旅行”的梦奋斗了。

所以,你愿意相信,并一直陪伴着马斯克吗?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没有更多了